• <menu id="s402u"><blockquote id="s402u"></blockquote></menu>
  • <code id="s402u"><optgroup id="s402u"></optgroup></code>
  • 網站LOGO
    首頁 > 新聞 > 全球熱點 > 炒幣大師馬斯克,環保先鋒特斯拉?

    炒幣大師馬斯克,環保先鋒特斯拉?

    來源:車東西 瀏覽次數:916 發布日期:2021-05-22

    敢上火星的馬斯克,卻怕了比特幣。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車東西”(ID:chedongxi)

    作者 |克克

    編輯 |曉寒

    馬斯克最近又玩起了騷操作。

    日前,他宣布特斯拉停止接受比特幣支付,原因是“比特幣挖礦與交易”行為的能耗太高,不符合特斯拉“綠色環?!钡钠髽I文化。

    此言論一出,吃瓜群眾們看不下去了,紛紛反問,造電動汽車、駕駛電動汽車用的電也來自化石能源,憑什么你用就環保,別人用就是污染呢?

    吃瓜群眾們的反問不無道理,但想要看透此事,需要回答下列三個關鍵問題:

    1、挖比特幣到底有多費電?是否到了要暫停比特幣支付的程度了?

    2、馬斯克手里的能耗數據是哪里來的,又是怎么算出來的?

    3、馬斯克宣布可以使用比特幣支付的時候,是否是比特幣挖礦能耗較低的時期?

    車東西通過仔細研究馬斯克引用的證據——劍橋大學替代金融中心的相關研究成果后,找到了上述問題的答案。

    01. 比特幣挖礦一年 耗電量夠阿根廷用一年

    馬斯克于今年5月13日發布了一條推特,他表示特斯拉將暫停支持比特幣付款,因為他們對比特幣開采和交易過程中化石燃料消耗量的迅速增加感到擔憂。尤其是煤炭的使用,煤炭是所有燃料中燃燒后溫室氣體/污染物排放量最多的。

    雖然從很多層面來看加密貨幣都有一定優勢,特斯拉也承認加密貨幣的市場前景一片光明,但不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另外,特斯拉自己也不會再出售比特幣了,除非人們能找到更節能、環保的比特幣開采和交易方式。同時,特斯拉還在探尋能耗不足比特幣1%的其他形式加密貨幣。

    ▲馬斯克5月13日推特原文

    馬斯克表示,比特幣行業能耗高這件事并非空穴來風,他的理論依據來自劍橋大學替代金融中心提供的比特幣電耗指數(CBECI)模型。該模型提供的數據顯示,如果全球“礦工”以2021年5月10日的電耗水平持續挖礦一整年,總耗電量預計為148.77兆瓦時。

    ▲馬斯克提供的表格截圖,數據來自劍橋大學替代金融中心

    那么148.77兆瓦時是個什么概念呢?

    根據國家能源局統計,2020年中國全社會用電量為7511兆瓦時,其中第一產業用電量為85.9兆瓦時,也就是說比特幣開采和交易消耗掉的電量足以滿足我國第一產業需要且還有盈余。

    另外,根據Enerdata統計,2019年馬來西亞的年耗電量為155兆瓦時,阿根廷的年耗電量更是僅為125兆瓦時。也就是說,全球比特幣開采與交易活動耗費的電量已經足夠支撐某些國家使用一年。

    如果這樣看待比特幣行業的耗電量,人們恐怕也就不會為馬斯克叫停比特幣買車而感到驚訝了。

    02. 劍橋大學靠數據模型估算電耗 算法有局限

    可能會有人好奇,劍橋大學替代金融中心又是如何得到這些數據的呢?馬斯克給出的截圖中,電耗上限(Upper bound consumption)和下限(Lower bound consumption)又是如何界定的呢?圖表中還有幾條不起眼的曲線,這些曲線意味著什么呢?

    劍橋大學官網已經給出了答案。

    其實,劍橋(大學)比特幣電耗指數(CBECI)是一種實時估計比特幣行業電耗的數學模型。這個數學模型會考慮到多種因素對于行業電耗的影響,其中算力(哈希率)、當日比特幣保險成交額、比特幣市場價等數據由固定信息源提供,但是電費和數據中心效率這樣的數據只能依靠估算。

    ▲劍橋(大學)比特幣電耗指數(CBECI)需要用到的變量

    為了避免以偏概全,劍橋大學為這個模型設計了相對理性、保守的算法,讓它可以輸出一個比較寬泛的數據范圍,而不是一個不可被證偽的數據點。

    假設所有“礦工”都使用市面上最省電的工具,同時設備所在場地的電耗只比其正常工作所需高1%,此時整個行業的耗電量最低,這個最低耗電量就是電耗下限(Lower bound consumption)。

    相應地,假設所有“礦工”都使用市面上最費電的工具(除非太費電到虧本),同時設備所在場地的電耗比其正常工作所需高20%,此時整個行業的耗電量最高,這個最高耗電量就是電耗上限(Upper bound consumption)。

    由此可見,上下限之間的部分電耗預估值額取值范圍,而一上一下兩條曲線分別代表電耗上下限隨時間的變化趨勢。

    那么,劍橋大學又是如何從取值范圍中找出他們認為最貼近現實的數據點的呢?

    他們收集了60余種挖礦設備的技術規格,并根據規格數據設計了一套設備選擇邏輯,這套邏輯可以指引人們找出有最高概率實現利潤最大化的設備搭配方式。他們認為,遵循這套邏輯找出的設備搭配方式,應該足以代表其他大多數“礦工”使用的設備搭配方式。

    為了驗證這套邏輯的準確性,設計團隊找來了他人在2019年發布的論文,這篇論文提供了過去幾年里不同挖礦設備的市場份額。根據市場份額數據,他們計算出了從2015年1月到2019年6月期間比特幣行業的總電耗。

    這個總電耗數據難免有一定的誤差,誤差甚至還不小,但它更是既定事實,不可隨意改動。

    隨后,設計團隊又根據邏輯給出的設備搭配最優解,結合“設備所在場地電耗只比其正常工作所需高10%”這一前提,得出了他們能給出的最精確的同時期比特幣行業總電耗。

    通過對兩個電耗數值的對比驗證,人們發現二者之間的差異并不太大。

    劍橋大學認為,除非他們能獲悉更具體的工具市場份額數據,或者研究出更好的算法,不然目前他們給出的就是力所能及的范圍里最貼近實際值的預估值了。

    自始至終,劍橋大學都沒有表示劍橋(大學)比特幣電耗指數(CBECI)給出的數據可以當做權威依據來用。事實上,他們一直在強調這個數學模型有一定的局限性。

    首先,有很多影響因素都是這個數學模型考慮不到的,比如不同機構會選擇不同的挖礦工具,挖礦工具實際工作效率可能與廠商描述不符,人工成本等因素會引發總成本增加等等,而這些因素在現實中或許并不少見。

    就算忽略掉一切干擾因素,電費成本這個環節恐怕也是繞不開的。馬斯克沒有告訴大家的是,他拿到的數據只是在電費恒為每千瓦時5美分(CBECI默認電費)的前提下得到的。

    劍橋大學相信,電費對于比特幣行業的影響非常大,如果電費過高,讓挖礦行為變得無利可圖,人們自然會放棄挖礦,行業的耗電量就會驟降。劍橋商學院網站很貼心地提供了電費調節選項,讓人們有機會直觀地感受到電費為每千瓦時1美分或20美分時,比特幣行業年耗電量大概會是什么情況。

    馬斯克給出的數據是在2021年5月10日周一獲取的,此時CBECI估計在電費為每千瓦時5美分的前提下比特幣行業年耗電量為148.77兆瓦時。如果是在同一天,電費調整為每千瓦時1美分或20美分,比特幣行業年耗電量將變為170.95兆瓦時或88.51兆瓦時。

    馬斯克并沒有解釋他為何要沿用默認每度電5美分設置下CBECI提供的數據,也沒有說明他為何沒有使用其他電費設置下的數據作為理論依據。

    相比默認電費時的數據,調整電費后CBECI給出的數據變化不可謂不大。這個現象也從側面說明了一個事實,那就是CBECI提供的行業電耗數據并不是真實值,因為真實值是確定的,定了就是定了。哪怕避免不了誤差的存在,甚至誤差還很大,真實值起碼不會“隨你變”。

    更何況,世界各地的電費并不一樣,也不都使用美元結算,甚至不會長時間維持不變?;趦H僅一個恒定的電費水平,結合一個有局限性的算法,通過估算得出的行業年耗電量,恐怕并沒有很強的普適性,也很難完全反映現實情況。

    03.電耗無大波動 叫停比特幣支付屬騷操作

    拋開數據本身的局限性不談,馬斯克本人的論證過程或許也并不足夠嚴謹。

    馬斯克推特原話表示,特斯拉叫停比特幣支付的原因是比特幣采礦與交易的化石能源消耗量驟增。

    ▲馬斯克推特原文稱他們擔心比特幣行業發展導致化石能源消耗驟增

    然而,劍橋大學只是提供了比特幣行業年耗電量的預估值,對比特幣行業用電的來源或化石能源消耗量只字未提,更遑論發電造成的溫室氣體或污染物排放。

    馬斯克把劍橋大學提供的比特幣行業年耗電量等同于化石能源消耗量或者溫室氣體/污染物排放量來宣傳,未免有失偏頗。

    何況,近年來隨著人類環保意識的崛起,已經有不少國家、機構和個人投入了清潔能源行業并取得了一定成果。就算比特幣行業用電量較高,也不一定代表發電行業溫室氣體或污染物排放量就高。

    中國早就開展了國家能源結構轉型之路。根據國家能源局提供的《中國能源大數據報告(2020)》,在2019年里,全國發電量約為7503兆瓦時,其中水電約占1304兆瓦時,同比增長5.9%;核電約占348兆瓦時,同比增長18.3%;風電約占406兆瓦時,同比增長10.9%;光伏發電約占224兆瓦瓦時,同比增長26.3%;生物質發電111兆瓦時,同比增長20.4%。

    如果比特幣行業耗費的電量全部來自清潔能源,那么實際上行業的溫室氣體或污染物排放可能會維持原樣甚至不升反降。

    可惜馬斯克并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能夠支撐其“比特幣行業的化石能源消耗量快速增加”的結論。畢竟,誰又能摸清楚每一度電從何處來到何處去呢?

    那么特斯拉叫停比特幣交付又能對世界環保事業造成多大的影響呢?

    馬斯克首次提到特斯拉將支持比特幣交付是在2021年3月24日,但是只有美國境內車主可以選擇比特幣支付。

    ▲馬斯克3月24日推特稱特斯拉支持比特幣交付。

    ▲特斯拉美國官網的車輛定制頁面,右下方顯示支持比特幣支付

    為了保證公平對比,以下所有數據均基于馬斯克采用的規則得出,規則如下:

    1、劍橋(大學)比特幣電耗指數(CBECI)提供的數據就是唯一能夠完全反映現實的數據。

    2、世界各地的電費都是每千瓦時5美分,且永遠不變。

    3、比特幣行業年耗電量就等同于此行業的溫室氣體/污染物排放量。

    那么按照3月24日比特幣行業的耗電速率來推算,比特幣行業的年耗電量是多少呢?

    僅僅一個多月后的5月13日,馬斯克就宣布叫停了比特幣支付,這個過程中,比特幣行業的年電耗量又增加了多少呢?

    ▲CBECI顯示3月24日比特幣行業年耗電量預估值(默認電費每千瓦5美分)

    由圖可知,3月24日馬斯克宣布特斯拉開始接受比特幣支付時,CBECI根據當天數據推算比特幣行業年耗電量約為138.75兆瓦時。5月13日馬斯克宣布特斯拉叫停比特幣支付時,CBECI根據5月10日數據推算比特幣行業年耗電量預估值為148.77兆瓦時。兩個數據相比,后者比前者增加了10.02兆瓦時,增幅約7.2%。

    值得注意的是,通過圖標曲線可知,網站給出的數據并不是一直增加的。從2021年3月24日到5月10日之間,比特幣行業年電耗量預估值的低谷出現在4月22日,CBECI根據當天數據推算,比特幣行業年耗電量約為110.18兆瓦時,相比3月24日時的138.75兆瓦時有著28.57兆瓦時的降低,降幅約20.6%。

    事實上,根據CBECI給出的圖表,比特幣行業年耗電量最近的一次激增發生在2020年11月,當年11月1日行業年耗電量預估值為55.48兆瓦時。而不到一個月后的11月26日時,這個數字就達到了96.01兆瓦時。

    隨后,除了幾次浮動外,行業年耗電量預估值持續上升。在2020年12月30日突破100兆瓦時大關后,這個數值就再沒跌回過100兆瓦時之下。從2021年1月1日到離交稿日期最近的5月18日,這個數值最低為105.98兆瓦時(1月1日),最高值為150.05兆瓦時(5月14日),多數情況下這個數據在110到130兆瓦時之間。

    ▲CBECI提供的比特幣行業年耗電量預估值走勢圖

    由此可見,特斯拉宣布支持比特幣購車的時候并不是行業耗電最少的時候,特斯拉叫停比特幣支付的時候也不是行業耗電最多的時候。

    而且,在特斯拉支持比特幣購車的3月24日到5月13日這個階段內,比特幣行業的年耗電量也只在一定范圍內浮動,馬斯克所說的“快速增加”并不成立(他還說錯對象了),這個行業的年耗電量早在2020年年末或2021年年初就已經增長到接近階段內水平的地步了。難怪某些環保主義者表示,特斯拉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接受比特幣支付。

    至于馬斯克為什么要在當下這個時間點、以“不環?!睘槔碛山型1忍貛胖Ц?,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吧。

    標簽:  特斯拉
    相關新聞:
    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亞洲新能源汽車網www.jxzfhj.com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為亞洲新能源汽車網www.jxzfhj.com獨家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亞洲新能源汽車網www.jxzfhj.com違反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3、本網部分文章系轉載,轉載均注明來源,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所表述意見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如涉及版權及其他問題,請聯系我們刪除,本網擁有最終解釋權。
    關于我們

    網站介紹

    合作客戶

    誠聘英才

    聯系我們

    服務項目

    金牌會員

    品牌廣告

    網站建設

    公眾號
    微信群
    QQ群
    聯系我們

    0755-21036319

    我們隨時等待您的來訪!

    24小時在線客服

    www.jxzfhj.com 深圳市貓頭鷹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ICP備案:粵ICP備18000966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